Loading...
劉蔡腰


 

尾牙的時候,蔡腰阿嬤是穿著最講究的。他說人老了會變矮,又說腰已故障,已經無法坐在地上編織大型作品了,但站立的時候依然保持挺立。

 

要拍照的時候,阿Ben說「啊哩穿脫仔捏,欲去換一咧無?」阿嬤像是想起了什麼走進後堂,久久沒出來,我們想說是不是跑去做整體造型了。後來只是去換了雙鞋。那雙鞋,是精心挑選的,紅棕配色,反射著陽光,瞬成亮點。

 

阿嬤說,小時候家人在埤塘工作,為了補貼家用,上課都在偷做包包的帶子。有點怨嘆自己不識字,但可以把女兒寫得「苗栗」「苑裡」編在作品上。有點想跟他說,我們識字不過是為了吃飯,而那碗飯,您一直好好地捧在手裡。

 

有兩件好事。

 

第一件,作品要在苗栗展出了,我們這幾個識得幾個大字的傢伙很忌妒。他說齁,要展出六十件,現在還差三十幾,最近都在趕工。我們想,我們到那個年紀時,還會不會有人這樣急著要我們的作品,願意這樣壓榨我們。

 

第二件,過年了,女兒、孫女要回來了,「女兒攏較有孝啦。」他說。因為藺編,苑裡的天是女孩撐起來的,果敢有愛的女孩們編織價值也編織傳承。

 

皮手把小包上,蔓延著蔡腰對美的堅持。彷彿可以看見八千八百公里外,一個女孩帶著包漫步在聖托里尼島上的市區,美的定義不是華麗,是百搭,適合地球上每個角落。

 

跟現代販仔阿Ben合照的時候,產生的是最萌身高差還是最萌年齡差我們不知道,唯一達成共識的,是阿嬤一定要我們一人抓一把的葵瓜子,真是好吃。